長江商報消息 近期以來,房地產市場又熱鬧了起來,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開始作出調整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姿態。隨著最近一兩個月里不斷有城市傳出房價下跌的消息,一些地方政府按捺不住,開始了“救市”行動。據不完全統計,最近一個月來,僅以公開見報的消息統計,已經有福州、鄭州、無錫、天津、杭州、南寧、銅陵及寧波等地的政府相繼放出風聲,醞釀放鬆調控政策。
  房地產市場出現的這股動向,輿論已經不像前幾年那樣一片否定之聲。其實,即使在前幾年調控處於高峰時期,對於行政之手介入市場,也有反對之聲。政府部門也承認,諸如限購之類行政手段是“不得已而為之”。今天,中央政府正在大力推進簡政放權,以壯士斷腕的勇氣來“斬斷亂摸市場的手”。就政府對市場的干預來說,房地產市場可以說是一個最嚴重的領域,正是由於長期以來過度依賴房地產市場拉動經濟,造成市場泡沫泛濫,並使其投資投機功能蓋過了居住功能。在前幾年的調控中,出台的政策看似“史上最嚴”,但仍然是對市場的一種干預,由於這種調控未觸及地方政府在房地產市場中的利益格局,特別是“土地財政”在調控中非但沒有改變,反而愈演愈烈,這是調控久久未能收穫實效的根本原因。
  目前一些城市出現的調整房地產調控政策的現象,不妨將它與正在推進的簡政放權結合起來,理解為政府將逐漸退出房地產市場的一種信號。其實,最近幾年嚴厲的調控,已經動搖了原來投資投機力量在市場里橫衝直撞的格局,對於大量二三線城市來說,即使在目前完全取消限購政策,也不大可能導致投資投機力量卷土重來。
  對住房的投資和投機是基於其未來可觀的升值預期,持續幾年的猛烈上漲後,房價繼續上漲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投資投機的價值也在降低。一旦房價下行趨勢形成,囤積在投資投機力量手中的大量住房就會成為“燙手山芋”。這筆賬,在市場中浸淫已久的投資投機者算得比誰都清楚,因此對於房價升值空間幾乎已封閉的二三線城市,即使完全放開調控,他們也不會隨便出手。市場出現的這種變化,已經為房地產調控政策在二三線城市的調整,包括原先“不得已而為之”的限購政策的退出,提供了有利時機。地方政府也可以通過這種政策調整,結束在房地產市場中陷得過深的現狀,通過簡政放權,來讓市場因素主導當地的房地產市場。
  當然,在調整房地產調控政策的過程中,要警惕一些地方政府重拾以往那種出台扶持政策來刺激市場人氣的做法。輿論將一些城市出台的政策視為“救市”,正是體現了這方面的擔憂。像銅陵市政府出台的《關於促進房地產市場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從降低首付、降低房貸利率標準以及提供購房契稅補貼等多個角度,向購房者提供政策優惠,表明一些地方政府仍然沒有擺脫用行政力量來干預市場的習慣。這與目前簡政放權的改革方向也不相吻合。
  房地產調控政策可以調整,而且應該調整,但不應是為了“救市”,如果任由地方政府這種“救市”行動通行無阻,那麼,不僅幾年來好不容易出現的房地產調控的良好局面會前功盡棄,更重要的是,政府伸出“亂摸市場的手”將更理直氣壯,簡政放權改革也就增加了新的難度。
  (作者系財經專欄作家)
  ■特約評論員 周俊生  (原標題:調整樓市調控政策不應為了“救市”)
創作者介紹

jarvis

ok54okdw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